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沈幼楚和莫珂办事遇到了阻拦,陈兆军、萧宏伟、吕玉清这三个中年人也不是特别的顺利。
补办身份证倒是挺顺利的,萧容鱼读大学时户口没有转到建邺,毕竟港城和建邺属于同一个省份,前年以萧容鱼的名义买别墅时,建邺还没有户籍限制。
如果以后真有需要,以萧容鱼的自身条件,建邺的落户门槛根本阻碍不了她的。
沈幼楚的户口也不是自己转过来的,陈汉升觉得川渝凉山太远了,尤其还牵扯到妹妹沈宁宁的读书问题,他干脆自作主张把沈幼楚的户口落在了建邺。
所以补办身份证的时候,沈幼楚直接去派出所申请,萧宏伟需要回港城。
不过老萧是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他帮女儿补办个身份证,就像喝口热水那样简单,不仅不需要萧容鱼亲自到场拍照,户籍警表示当天就能完成。
紧接着萧宏伟又回到办公室,利用自己和吕玉清的人脉,在港城寻找合适的奶妈。
这个时候就出现了问题,之前谁也想不到两个孩子会出现“无奶可吃”的情况,现在突然寻找奶妈,还真是有一些困难。
因为有些孕妇是根本没有奶的,或者说有奶的也要先紧着自己孩子,至于那些家庭条件不错的母亲,她们根本不想当别人的奶妈。
奶妈?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以为是封建社会呢?
就连陈汉升都是很早就开始搜寻,付出不少代价后,最后才在建邺和美国湾区找到愿意提供奶源的孕妇。
如果多给一点时间,萧宏伟和吕玉清大概也能够找到合适的奶妈,可是小小鱼儿等不了啊,就算有辅食,她每天还要保证400-500ml的母乳摄入。
所以白天这几个小时,老萧不知道打了多少个电话,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勉强合适的人选。
陈兆军那边就更加“拉胯”了,反正老陈去了两家医院以后,他就再也不想动了,回去后吕玉清问起原因,老陈吭哧吭哧的说道:“我一个老头,在医院的妇产科里找奶,人家都以为我是个老流氓呢。”
“你说清楚不就行了嘛。”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我真沒想重生啊 起點-1025、兜兜轉轉一大圈,再次找到沈幼楚(二合一求月票)閲讀
吕玉清觉得陈兆军退休后,能力下降的太快,哪有当初办公室主任时八面玲珑的样子。
她把这件事和萧宏伟说了后,老萧冷笑一声:“哼哼!这才是陈主任啊,先不管他了。我这边找好了一个奶妈,先送到建邺吧。”
“她是做什么的?多大年纪?漂不漂亮?”
吕玉清立刻发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现在这种情况,有的吃就不错了,你还要挑三拣四的。”
老萧不满的说道:“人家开始都不想去建邺,我还是找了当地的镇长,镇长又找了村长,一起劝说才同意的。”
“村长······乡下的啊?”
吕玉清愣了一下,赶紧问道:“她有体检报告吗?”
“这是大事,我当然检查了,还特意和乡里卫生院咨询过呢。”
萧宏伟说道:“身体没问题的,她都生过一个孩子了。”
“还是二胎?”
吕玉清眉头锁得更紧了。
······
老萧是上午9点多回港城的,虽然有果壳电子厂的司机接送,但是等到他拿着萧容鱼的新身份证,捎上乡下的那个奶妈,中间还开了两个单位的会议后,终于在晚上9点左右到达建邺了。
推开江边公寓的大门,客厅里除了陈兆军和吕玉清以外,还有王梓博和边诗诗。
陈汉升到了美国,他和发小报平安的同时,顺便把换孩子的事情讲了出来,叮嘱王梓博多注意观察,有任何不妥的情况要及时汇报。
王梓博听完石化了将近半个小时,这才想起来要通知边诗诗。
边诗诗正在上班,她开始还不相信呢,等到好不容易打通了小鱼儿的电话,确认这个消息后,边诗诗赶紧联系了吕玉清。
吕玉清正带着陈子衿在商场里买衣服,边诗诗请假过来后,两人见面又是一顿痛哭,骂着陈汉升狠心的同时,也可怜宝宝这么小就离开妈妈的身边。
边诗诗和萧容鱼感情很深,她马上就安慰着吕玉清:“小鱼儿不在这边,那我就是宝宝的妈妈。”
吕玉清一边感谢,一边瞄了瞄边诗诗的胸部,暗自摇了摇头。
有奶才是妈!
没奶只能是姨!
不过万幸的是,陈子衿早上被沈幼楚喂过了,她的第二顿奶只要不超过凌晨2点即可,中间可以用辅食应付。
“这是侍庄乡的小魏,魏红艳。”
萧宏伟简单介绍一下奶妈的身份。
吕玉清抱着小小鱼儿,上下打量着这个人。
魏红艳大概27、28岁的样子,看上去就是那种普通的农村务农妇女,身子骨比较壮实,皮肤在风吹日晒下显得比较粗糙,而且因为早早结婚还生过孩子,性格里早就没有了腼腆。
她大大咧咧的走向小小鱼儿,伸手就准备抱过来:“这就是那个小孩吧,哎呦可真好看啦,和我家老二差不多大。”
魏红艳一边说,一边用手指刮了下陈子衿的胖脸蛋。
“喔!”
小小鱼儿被吓的一激灵,她的脸皮非常嫩,魏红艳其实没使什么力气,不过小小鱼儿还是会有些疼痛感。
“好了好了,你先坐下吧。”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討論-1025、兜兜轉轉一大圈,再次找到沈幼楚(二合一求月票)
吕玉清心疼的要命,她在电话里对魏红艳的第一印象就不是很好,现在又看到她这种举动,心里更加不满意了。
边诗诗也挺不高兴的,陈子衿出生到现在,除了陈汉升会把女儿“咬”哭,其他人都是小心翼翼的哄着呢。
魏红艳咧咧嘴坐下来,她觉得这娃也太精贵了,到底是城里人的孩子。
魏红艳当然看出来了,这家人肯定非富即贵,瞧瞧眼前这个中年女人手上的金戒指,腕上的冰晶手镯,胸口的珍珠项链,还有这么气派的大房子,难怪都能让镇长村长出面协调。
“喂完奶可要多收点钱,至少一次要50······要100!”
魏红艳打定了主意。
“喝杯水吧。”
王梓博礼貌的端着热茶过来,魏红艳也没说谢谢,“咕嘟嘟”的一饮而尽。
这并非她傲慢,只是乡下妇女没有这个意识而已,不过落在吕玉清眼里,她心中逐渐有些烦躁,只是不会表现出来而已。
“······小魏啊,你读过书吗?”
等到观察完毕,吕玉清又平和的问道。
“啥?”
魏红艳一时间没明白,喂个孩子而已,怎么还要关心这种问题。
萧宏伟也觉得多此一举:“你问这些做什么······”
不过老萧说到一半,立刻就迎来妻子严肃的目光,他也摇摇头不再言语,顺便瞅了一眼陈兆军。
嗯,陈主任老神在在的样子,似乎对这一幕并不意外。
“我读了两年小学,后来就没有进过学校了。”
魏红艳也没有隐瞒,实实在在的说道。
“哦。”
吕玉清点点头,又问了问魏红艳的家里状况,就像查户口那样细致,最后魏红艳都不乐意了。
“你喂奶就喂奶,问这么多做什么啊。”
魏红艳翻了个白眼:“感情就你家孩子精贵啊,就你家里有钱啊,难道她爸爸有一个亿吗?”
在农村人眼里“亿”已经是最大的单位了,毕竟在魏红艳的现实生活中,她都没见过百万以上的有钱人。
这家估计应该有百万吧,所以魏红艳直接用“一个亿”来嘲讽。
“咳······”
不过听到这句话,满屋子人都不自在的咳嗽一声,他们当然不会在魏红艳面前炫耀,宝宝的爸爸何止一个亿。
“小魏,我们就是问一问,没有其他心思。”
陈兆军也出声打个圆场。
魏红艳“切”了一声,直接对着吕玉清伸出手:“把宝宝给我吧,不过先说清楚啊,我喂一次要150块钱的。”
因为刚才吕玉清那个高傲的态度,魏红艳决定每次多收50块钱。
不过,根本没人关注这个价格,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吕玉清身上,包括小小鱼儿也好奇的仰头看着外婆。
吕玉清眼神都是纠结和为难,她本身就比较傲,眼界也比较高,以前参加家长会,吕玉清都不屑和普通家庭的父母交流。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我真沒想重生啊笔趣-1025、兜兜轉轉一大圈,再次找到沈幼楚(二合一求月票)熱推
全世界上她就不嫌弃两个人,一个是自己女儿,一个是女儿的女儿。
换尿布,擦屁屁,洗澡澡······吕玉清有时候还会研究小小鱼儿的便便,看看宝宝肠胃的消化状况。
就连老萧都在“嫌弃”的范围里,比如说他应酬回来后,必须洗澡刷牙后才能上床,现在让魏红艳哺乳小小鱼儿,吕玉清心里是一万个不乐意。
可是不接受,那今晚怎么办呢?
“你抱得时候小心一点,宝宝身子骨轻。”
吕玉清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把小小鱼儿递了过去。
没有办法啊,就像丈夫说的那样,这么短时间能够找到一个奶妈,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知道了。”
魏红艳语气里有些隐隐得意,犹豫这么久,最后还不是需要我?
小小鱼儿不认识魏红艳,她突然离开外婆的怀抱,小嘴一撇就要哭,所有人赶紧都围过来逗弄。
“至于吗?!”
因为家庭不一样,魏红艳非常难以理解这种做法,嗤笑着说道:“去年冬天,我家老二皮肤都被冻裂了,我随便涂点唾沫就好了。”
魏红艳说话的时候,嘴里的味道不是很好闻,再加上说的这句话,吕玉清的烦躁已经变成恶心。
不过她依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盯着外孙女不吱声,不过下一刻,魏红艳居然直接掀起了衣服,抱起陈子衿就往胸脯上面凑。
“靠!”
王梓博赶紧转过头,这个女人怎么一点都不避讳,也不知道去卧室里喂奶。
其实这纯粹就是习惯问题,很多务农妇女都是带着孩子的,孩子饿了直接就在田间掀开衣服喂奶,哪里需要顾忌那么多。
陈兆军和萧宏伟都是老男人,他们虽然没有像王梓博那样转身,也觉得有些尴尬。
“那个······魏姐。”
边诗诗嗅了嗅鼻子,突然建议道:“你要不要先洗个澡啊,我现在去放水,可以吗?”
“对对对,诗诗说的对。”
吕玉清也反应过来了,又把小小鱼儿抱回来,她差点忘记这个事了,难怪刚才有一股汗馊味。
“真的服了!”
魏红艳一边跟着边诗诗走向浴室,一边碎碎叨叨的说道:“我告诉你们,孩子越是金贵越不好养活,我们村头老谢家的小儿子,平时也是养的这么精细,结果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一场大病······”
“住口!”
吕玉清突然大声的打断,小小鱼儿没见过这么生气的外婆,“哇”的一声吓哭了。
魏红艳都没有察觉出来说错话了,自己就是随便嚼嚼舌根,在家都是这样闲扯的啊。
不过这里所有人都很生气,那个穿金戴银的中年妇女尤其愤怒,看她的样子似乎都想生吃了魏红艳。
“算了,她没有什么恶意的。”
萧宏伟抚摸着妻子的后背安慰,陈兆军也把孙女抱到怀里,小心的哄着。
“呼······呼······呼······”
隔着老远都能听到吕玉清调整呼吸的声音,吕玉清平时都不会和魏红艳这类人计较的,今天实在是触犯到她的底线了。
吕玉清平息了怒火后,拿起钱包从里面“唰唰”抽出几张百元纸币,冷冷的说道:“给你500,200是喂奶的钱,剩下的是你今晚的住宿费和明天回去的车费。”
“不喂啦?”
魏红艳走过来拿起钱,心想这家人有点毛病吧,不用喂奶还给钱,而且还给这么多。
“走吧,不要问了。”
王梓博站起身,把魏红艳送到了门外。
梓博还是成长了很多,以前他都不会有这个意识。
这个没什么坏心眼,但是哪里都有问题的奶妈离开后,家里又恢复了一片沉寂,只有小小鱼儿踩着爷爷的腿上,时不时的“喔”一声,小胳膊指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催促着大家带自己下楼玩耍。
可怜的宝宝都不知道,自己的“宵夜”刚刚被赶走了。
“老陈啊,今晚······”
半响后,吕玉清突然转向陈兆军,张了张口欲言又止。
“我知道。”
陈兆军明白她的意思,点点头说道:“你们还要一起过去吗?”
······
(二合一求个月票,谢谢大家。)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