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身兵王
小說推薦近身兵王近身兵王
苍浩觉得没关系:“如果人家想要跟我见面的话,就算今天晚上不来,也一定会找其他机会。”
“我会找罗斯柴尔德其他支系,跟马歇尔谈一下,别来找麻烦。”
苍浩一时没明白:“什么其他支系?”
底波拉简单解释了一下,原来,今日所谓“罗斯柴尔德家族”真正的开创者,叫梅耶.罗斯柴尔德,人称“老梅耶”。
老梅耶有五个儿子,后来分别派往欧洲五个国家,由此形成该家族的五个支系,在华夏又通常成为罗氏五虎。
阿姆斯洛去了德意志的法兰克福、所罗门去了奥地利的维也纳、内森去了英伦的伦敦、卡尔去了意大利的那不勒斯、詹姆斯去了法国的巴黎。
幼子詹姆斯后来想要向新大陆发展,也就是米国,但家族其他成员不支持,后来詹姆斯在米国遭遇重大损失,家族其他成员似乎也没有伸出援手。
今天在米国的罗斯柴尔德家族,大多也都是詹姆斯的后人。
不过,虽然以赛亚似乎跟米国关系密切,追溯起来却是老梅耶次子所罗门的后裔。
老以赛亚很早就意识到,米国是世界第一强国,具有光辉的发展未来,于是前来米国建立了很深厚的基础。
正因为如此,詹姆斯一系对老以赛亚颇有些腹诽,这倒也难怪,当初需要出钱出力,这些支系有所保留,如今前景大好却来摘桃子了。
“一个这么大的家族,不可能是铁板一块……”底波拉告诉苍浩:“按说这些不应该让外人知道,但考虑到你是我的丈夫,说出来也没关系。”
为爱合奏 染血红兔
苍浩于是明白了:“你想让詹姆斯一系施加压力?”
“是的。”底波拉有些焦虑:“不过,他们能做的恐怕也很有限,毕竟马歇尔经营互联网行业,他们最大特点是没有国界,不是在固定某个地方赚取利润,这跟你们华夏互联网行业不一样。”
苍浩淡然一笑:“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你了。”
底波拉也笑了:“自己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苍浩离开酒会,忙过了新以赛亚就职,再次把目光投向暹罗。
差瓦立对王室还是很了解的,果然挖到了不少猛料,匿名曝在了网上,涉及到的内容大都是王室生活之奢靡。
尽管苍浩对暹罗王室已有认知,可还是对这些猛料有大开眼界之感。
比如这么一件事,绝对是真事儿。
女校先生
有一位王室成员去迪拜购物,可能是中途感觉累了,在迪拜最豪华的那家帆船酒店,也就是阿拉伯塔酒店,开了一间总统套房。
这位成员把东西放下之后,稍事休息就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反正是再也没有回来过,至于买的那些东西就留在了酒店。
这是三年前的发生的,虽然如今已经过去三年,这位王室成员仍然没有回到这家酒店,也没派人来取走自己的那些东西。
注意,这位王室成员没有办理退房,也就是说这件总统套房仍然不被包着,定时自动从其信用卡中扣除费用。
这件事情足以说明,王室成员个人生活之奢靡,已经到了极度铺张浪费的地步,他们对钱完全没有任何概念,想要怎么挥霍就怎么挥霍。
尤为重要的是,这位王室成员既不是国王本人,也不是王后,准确的说是国王的一个直系亲属,而且这件事还只是诸多猛料当中的一件而已。
苍浩对阿拉伯塔酒店有印象,貌似总统套房每天1.8万美元起步,前后用了几百万美元租下一间自己根本不去住的总统套房,竟然仅只是为了存放一下东西,这让苍浩实在难以想象。
随着病毒真相逐渐清晰,公众的愤怒情绪确实渐渐在消退,然而如今被这许多事件再度点燃。
参与街头抗议的人越来越多,不但明确提出改革王室制度,甚至还有人要求现任国王退位。
与此同时,很多人发动请愿活动,最终有数十万人签字,送交王室资产管理局,要求拒绝支付国王在德意志期间产生的一切费用。
另有一份十万人签字的请愿书,送交给了德意志驻暹罗的大使馆,要求德意志方面驱逐国王回暹罗。
苍浩正看着这些新闻,接到了莱纳斯上将的电话,莱纳斯上将主要是帮助菲国方面沟通血狮岛和契卡岛后续一些问题,正事谈过之后却又说了一句:“暹罗那边好像很热闹啊。”
“你的手臂太长了。”苍浩笑着摇了摇头:“关心的事情实在太多。”
“难道你没有发现,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小,发生在遥远角落里的一件事,几分钟的时间就会出现在新闻媒体上。即便我不刻意关心,难免也会看到……”莱纳斯对暹罗局势有着非常清楚的判断:“我要是没说错,这一系列事件背后,都有你的推动。”
苍浩没打算否认:“没错,你应该支持我,我能够稳定暹罗局势,对我们的合作更有利。正相反的是,如果暹罗就此陷入动荡,必然波及整个东南亚地区,很难说是不是对菲国也构成影响,西米恩正处于稳固权力的重要阶段,任何外部事件的冲击都可能带来不可预测的影响。”
“其实我还真不觉得,暹罗发生的事会影响菲国什么,不过你有一句话说的没错,从朋友角度出发,我当然愿意看到你在暹罗发挥越来越重要的影响力。”顿了一下,莱纳斯补充道:“我正准备告诉你,马上我就要上飞机访问德意志,而我在那边有不少朋友。”
苍浩不明白莱纳斯想说什么:“那又怎么样?”
“暹罗局势乱成现在这个样子,难免对德意志有些影响,毕竟暹罗国王常年住在德意志。”莱纳斯试探着说了一句:“我准备跟几个朋友私下见面谈一谈,让他们以官方名义发表一个声明,给这个国王施加压力赶紧回国。当然了,这种压力 也不过就是表个态而已,这位国王在德意志有合法居留身份,而且也没有做什么违法犯罪的事情,何况还要考虑到德意志与暹罗的双边关系,所以没有理由把人家强制遣送出境。”
苍浩觉得这个主意不错:“能表个态也不错。”
“那么我就这么办了。”莱纳斯笑着说道:“你不需要对我表示感谢,作为朋友帮忙是理所当然的。”
莱纳斯还真不是吹嘘,在他访问德意志之后第二天,德意志外交部就发表一份声明,大意是说暹罗国王在自己土地上遥控本国国务非常不合适,自己国家不欢迎这样的客人,并且保留采取进一步措施的权力。
同样就像莱纳斯说的一样,这也只是一份声明而已,德意志并没有退出实质性举措。
庞劲东对整件事情有自己的看法:“外交是一个国家内部事务,莱纳斯是米国军队将领,无法影响德意志外交政策,只能私下吹风。不过,就算莱纳斯不吹风 ,我觉得德意志在一定程度上也会表态,毕竟德意志在暹罗有不少投资,同时暹罗王室在德意志也有不少资产,所以双边关系还是比较重要的。这位国王常年在德意志当离岸国王,搞得德意志在双边关系当中非常被动,制定政策时不得不考虑这个因素,不能完全放开手脚。此外,这对德意志国家形象也有影响,毕竟全世界都知道这位国王是二流子,而一个二流子为什么热衷在德意志生活,知道的人知道这是因为二流子了解德意志,不了解的人必然认为德意志这片土地适合二流子。”
“不管怎么说,莱纳斯的吹风,还是有些作用的。”苍浩认同庞劲东的判断:“说起来,最近两年我对政治的理解更加深刻了,要是过去的话,我完全不能明白,莱纳斯怎么会私下跟德意志要人见面,去讨论如何对待第三国的国王。”
“这其实很正常,不管是重大国际事务,亦或是一国内部事务,其实多数都不是公开场合决定的,反而是在私下场合。”庞劲东轻呼了一口气:“尤其是国际事务,权贵之间的私人交情,往往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这也就导致一个结果,普通人看到的某件事情,其实只是一个结果,而且不是由直接拿出结果的人决定的,真正制造了这个的人是谁,普通人根本看不到。”
“话说,我还是有点奇怪,为什么莱纳斯突然对暹罗的事儿这么上心。”苍浩微微皱起眉头:“虽然他访问德意志可能只是巧合,但他愿意帮这个忙应该不是免费的,搞不好另有所图。”
“不管怎么说,多加小心肯定没错,莱纳斯太深了。这个人与其说是军人,其实更像一个政客……”顿了一下,庞劲东冷冷一笑道:“我倒是很想知道这位国王会作何反应。”
红于红
虽然德意志只是发了一个声明而已,但这位国王也意识到了,继续留在德意志实在无趣,于是在几个小时之后回国了。
也就是在回国之后,国王面对新闻媒体发布了一番讲话,声称暹罗是一个可以和解的国度,任何问题都可以坐下来谈判。
过去国王根本不把这些抗议当回事儿,现在却表示愿意谈判,说明是认怂了。
于是,发动抗议活动的几个民间组织,遴选出了代表决定跟王室进行会谈。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