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資源大亨
小說推薦超級資源大亨超级资源大亨
吴骏从兜里掏出手机。
果然不出所料,正是徐征打来的电话。
马冬梅伸长脖子问道:“这么晚了谁的电话啊?男的女的。”
在她想来,这么晚了还打电话,多半儿是自己未来的儿媳妇打电话查岗了。
老妈的心思,吴骏那里不知道啊。
不过,真不是啊……
吴骏朝老妈晃了晃手机,说道:“晚会上一直被你叫光头的那个导演。”
众人一听“光头导演”脸上都露出笑意。
娱乐圈里有名的几个光头,徐征绝对是名列前茅的。
“是徐导的电话!”马思雨一听是徐征的电话,俏脸一下就垮下来了。
在她想来,徐导给吴骏打电话,肯定是要辞行了,自己也就该启程离开了。
原本她还想着至少在家里过完跨年夜,一家人团团圆圆地吃完年夜饭再去开工。
可惜,她现在是一入剧组身不由己。
望着外面飘飞的雪花,马思雨祈祷着再大点儿。
再大点儿,越大越好!
“我出去接电话,顺便抽根烟,你们继续聊着。”吴骏说完便起身从沙发上站起来,转身朝门口走去,边走边接通了电话。
马思雨见状也跟着起身,追着吴骏的脚步就追了出去,这件事关系到她自己,她当然是无比的关心。
马冬梅一脸狐疑地看着两人,微微皱了下眉头,感觉两人不太对劲。
……
别墅外面的阳台上。
吴骏出门后便从兜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点上过过烟瘾。
屋里有老妈和几位姨妈舅妈在场,他也不好意思抽烟,一直克制着没抽。
一向讨厌他抽烟的马思雨现在也不顾上跟他计较这些细节了,三步并做两步便来到他身旁要旁听电话。
吴骏撇了她一眼,手指一划,随手接通了电话。
电话一接通,对面响起徐征熟悉的嗓音。
“吴总,我非常怀疑你是不是能掐会算啊!”徐征半是认真,半是开玩笑道,“好家伙儿,直接把我一个剧组的人给算计在你地头上了。”
“哈哈哈……我不太懂徐导什么意思啊。”吴骏爽朗笑了两声,大大咧咧道,“徐导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我要有那本事,我就去出摊儿给人算命了。”
徐征也不绕弯子了,直接开门见山道:“刚刚刘机长给我打电话了,由于天气原因影响,机场那边停飞了所有航班,起飞时间另行通知,我估计我们剧组一时半会儿是离不开你们平山了。”
“这叫人不留人天留人,徐导跟我们平山有缘。”吴骏安慰道,“老天爷的意思,咱们凡人也没招儿,徐导你安心住着,这期间你们剧组的吃喝拉撒我全包了。”
“这可是你说的,我可不跟客气啊!”徐征一听吴骏要包食宿,赶紧把话敲定了。
整个剧组成员,外带那些明星们的经纪人有上百人。
这一行上百人一天的消耗不是一个小数字。
住宿,加上早中晚三餐,一天没有四五万块钱下不来。
吴骏肯承担这个费用,徐征是求之不得。
正好也可以算作是剧组的一项小福利了。
吴骏微笑道:“徐导带着整个剧组来我们平山做客,我这个东道主当然得表示表示了,小意思。”
“那行,就这么说定了,时候不早了,我就不打扰吴总休息。”
徐征最后又交代道:“我就不给小马打电话了,你们在块儿的话,就由你转告她吧,什么时候出发我会提前两个小时打电话招呼她,没接到我电话就安心在家过年。”
吴骏低头看向已经踮起脚把耳朵贴在自己手机边儿上的马思雨,一阵无语。
哪儿还用得着自己转告啊,事主本人就在这儿听着呢!
听到徐导的安排后,马思雨脸色沮丧的神情一扫而空变得兴奋起来。
她一兴奋起来有个毛病,抱着吴骏的胳膊用力晃啊晃的,差点儿没给他晃脱臼了。
“行行行,我一定转告,先这样啊徐导,我这儿有个疯子,我赶紧闪了!”吴骏语气急促地和徐征道别一句,随手便挂断了电话。
“尼玛……我这儿胳膊要给你晃掉了!”
挂断电话后,吴骏刚忙将自己的手臂从马思雨怀里抽出来。
“你姥姥!”马思雨白了吴骏一眼,哼着无名的小曲转身回屋。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超級資源大亨 起點-第882章 瓜子臉很受傷!
“你妈,我姥姥,没毛病。”吴骏看着马思雨窈窕的背影,摇头笑了笑。
一根烟抽完,吴骏回屋的时候发现一帮人聊天的声音小了许多,神态都有些疲乏了。
马冬梅起身道:“大伙儿先睡觉吧,明天再聊,我看外面的天气,这雪一时半会儿是停不了了,明天高速国道估计都是封路,你们想回也回不去了,正好留下来一起在家里过年。”
“谁说我们想回了。”边学道笑呵呵地说道,“正发愁找不到理由在三姨家过年呢,老天爷这就来帮忙了。”
“就你小子嘴甜会说话!”马冬梅笑笑说道,“在三姨家过年还用找理由啊,倒是你爸妈那边儿,不会有什么意见吧?”
钱娜毕竟是嫁过去的,是老边家的媳妇儿,不是招女婿入赘。
老边又是家里的独子,大过年的带着媳妇儿孩子在媳妇儿娘家人家里过年,对家里二老确实不太好交代。
边学道笑笑说:“三姨说的哪里话,我爸妈要知道我在您家过年,肯定是高兴还来不及呢!”
边学道这话不是哄马冬梅开心,还真就是这么回事儿。
现在距离边学道从单位裸辞已经过去一年多快两年的时间了。
这个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边学道的人生轨迹也仿似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果他还是按部就班地做他那个小科员,熬到退休也不见得能熬出个名堂。
虽然公务员退休福利待遇什么的远比普通人高。
但是,想要靠公务员那点儿退休金实现财务自由,显然是天方夜谭,痴人说梦。
就算边学道熬一辈子,熬到退休,熬到人之将死,也万万是达不成那个宏远。
离职短短一年,不到两年的时间。
此时的边学道已然已经财务自由,并且远远超出了这个目标。
边爸边妈一开始对他的行为还很是不理解,放着好好的公务员不干,跟人去学做销售。
做销售就销售吧,卖的东西还那么土,竟然是卖大米。
二老都怪他太鲁莽,避着钱娜训斥了他好几次。
两人一致认为他是受了钱娜的蛊惑才做出这么不理智的决定。
直到边学道跟着吴骏赚到人生当中的第一个100万,二老这才无话可说。
短短两年的时间里,边学道又相继解锁了1000万,2000万等成就。
甚至还拿到了市值1个多亿的骏亨集团股份。
边爸边妈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糊涂是自己两人。
自家儿子从一个随手一抓一大把的小科员,摇身一变成了身家过亿的富豪。
以前单位的领导见了儿子都得客客气气的。
虽然儿子离开了单位,但却获得了比在单位高得多的社会地位。
老两口在小区里的地位也跟着直线上升,跟着沾了光。
两人也知道,儿子今天的一切全都仰望自家儿媳妇和她表弟。
是以经常耳提面命要边学道和钱娜娘家这边儿,也就是吴骏这边儿,走近一些。
其实不用他俩说,老边也正是这么做的。
他现在已经完完全全融入到了老马家这个大家庭里,一荣共荣,一损俱损。
马冬梅道:“明天看看情况再说吧,如果天气转好了你们就回去,天气还是这样,说什么也不能让你们走,冰天雪地里开车,我还担心不安全呢。”
“知道了三姨。”边学道点点头再次答应一句。
马冬梅说完便转身邀请两位姐姐跟自己回屋睡觉:“大姐二姐今晚咱三睡一屋。”
马春梅说:“好好好,上次咱三睡一张床,要追溯到冬梅出嫁前那晚了。”
“是啊,那晚咱仨一直聊到天亮,又是哭又是笑的,第二天都盯着一幅幅大大的黑眼圈。”马秋梅也被勾起了对往事的回忆,笑着说道,“虽然冬梅盯着一双黑眼圈出嫁,但也是我见过的最漂亮的新娘子。”
马冬梅笑笑说:“大姐和二姐当年也是一顶一的漂亮啊,也幸亏那会儿不流行什么锥子脸,网红脸,咱们老马家姐妹几个虽然都是大方脸,但气质这一块儿十里八村还是很稳的。”
“是啊,是啊。”马春梅和马秋梅笑着点头附和,虽然两人都上了年纪,脸上刻满了岁月的痕迹,但模模糊糊地也还能看出来,二人年轻的时候脸盘都不赖。
一旁的马超云笑呵呵地说道:“大姐二姐三姐年轻的时候可是十里八村有名的三朵金花,想当我姐夫的人从咱们马家庄排到市区都排不完,便宜了三位姐夫。”
吴广强和陈雪海还有钱良平只是在一旁傻笑。
老马家三姐妹不仅人美心善,还吃苦耐劳,勤俭持家,相夫教子。
能娶到三姐妹,三人如获至宝,小舅子的话没错。
这三对夫妻结成了这么多年,经历了不知道多少的风风雨雨,连斗嘴脸红的时候都没有,一直是相敬如宾。
眼前这六人绝对有资格去领取模范夫妻的大奖。
“我说三位姐姐,你们说这些话的时候,能不能考虑一下小妹的感受啊……”马思雨听到三位姐姐的话,在一旁直翻白眼。
老马家四姐妹,唯一的一个瓜子脸表示自己很受伤。
马冬梅笑骂一句:“你一边儿去,大人说话,小孩子插什么嘴。”
在马冬梅眼里,自己这个妹子就是小孩儿。
潜意识里,她更愿意把马思雨这个被她一手拉扯大的妹子当成是自己的女儿。
自认而然,她就把马思雨看成是孩子了。
“你们四姐妹慢慢吹捧,慢慢聊,我坚持不住了,先撤了!”吴骏一句话说完,便朝着楼上走去。
马冬梅白了儿子一眼说道:“你小子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吹捧!我们这叫相互欣赏!”
“你们仨继续孤芳自赏吧,我也上去了。”马思雨说完,赶紧小跑着逃离闲扯。
“死丫头!会不会说话啊!”马冬梅对她这个小妹是彻底无语。
“姨妈,姨夫,那我也回屋了。”边学道指了指钱娜抱着孩子进到的那间客房告辞。
马冬梅摆摆手说:“去吧时候不早了,赶紧洗洗睡吧。”
“好的三姨,那我去了。”边学道也不再客气,他也真困了,转身朝着自己入住的客房走去。
边学道和吴广坤胡艳梅夫妇前后脚告辞走了。
三姐妹今晚要睡一屋,三位“担挑”自然是不好意思效仿的。
三个女人睡在一张床上,三人还是亲姐妹,是以也不算太稀奇。
如果三个男的睡在一张床上,甭管年纪多大,都不是那么回事儿。
好在别墅的客房多的是,一人一间也够了,倒是不用睡沙发。
吴广强带着两个好哥们儿离场,并帮其安排了入住客房。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吴骏被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铃声振醒了。
一觉睡到早上八点多。
吴骏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下床走到窗边,撕拉一声拉开窗帘。
揉了揉脸清醒一些。
吴骏看到外面的天空中依旧飘着大如花瓣的雪花,雪势不减,较之昨晚还有越下越大的势头。
院子里只是在雪地里清扫出了一条通到大门口的小路,堆积在小路两旁的积雪少说也有齐膝深。
这么大的雪,用脚也能想到,全域的高速公路肯定是关闭了。
估计省道也是禁止通行状态。
就算准许通行,这么深的雪,小轿车也没法上路,除非坐雪橇。
这么恶劣的天气,徐导他们今天肯定是走不成了。
今天已经是农历腊月二十九。
按照目前这天气形式,马思雨还真有可能在家里过完年,简直就是气运之女!
就是苦了徐导他们一帮人了。
家没得回,戏也没得拍,只能是滞留此地了。
想到这里,吴骏回身走到床前,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打给了冯媛媛。
冯媛媛在县城住,过去徐导他们住的酒店比吴骏从小吴庄出发方便许多。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