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我就是超级警察
“有多奇怪?”感觉听这前台小姐说话都要急死人,赵国志赶紧追问。
“就是他走的时候没有退房,也没要回押金,就这么消失掉了,而且还是在我们的保洁人员日常清理时才发现。”女前台说。
话音落下,大厅内一片死寂。
大家相互看看彼此,第一反应就是,何西洲要跑。
“不是,这位小姐,你看这样行吗?把你们宾馆当天的监控记录调取一下,给我们看看。”
“因为这个人,他……他很危险,我们必须要将他缉拿归案。”
“这个没问题啊。”见这位老警察心急如焚,想必也真是如此。
女前台没有怠慢,直接拿起桌上对讲机,一顿沟通之后。
没过多久,一名穿着保安制服的男子,从一侧通道走了出来。
“警察同志,你们跟我来吧。”保安说。
大家也都没闲着,直接跟着保安走了进去。
不得不说,星级酒店的监控室,却是做的高端大气上档次。
许多楼道细节,都能在这里看得一清二楚。
包括一些在楼道中搂搂抱抱的情侣。
当然大家的调查重点并不在此。
要知道,一个杀人犯,重新返回江南市,并且用另一种身份活跃在江南市的街道上,这的确是件很危险的事情。
关键何西洲所使用的身份证,在开宾馆房间时,却并不能被识破。
可见作假程度极高。
在顾晨看来,或许是何西洲利用某种渠道,套用了他人身份。
或许这个叫万发奎的男子,跟何西洲长相相似。
但不管是哪种?目前大家要做的,就是找到何西洲,并且逮捕何西洲。
“你们看。”保安指向当天的监控,也是不由分说道:“这个人的确离开了宾馆,坐电梯去到地下停车场,离开之后就没有再出现过。”
“那你们在搜查房间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他的随身物品?”顾晨问。
保安犹豫了几秒,这才又道:“你们等等。”
随后保安掏出对讲机,对着话筒一阵询问。
没过多久,对讲机里传来一名中年女子的回应。
二人也是用外乡话一阵沟通,保安这才回复道:“警察同志,根据当天负责清理总统套房的保洁说,那人没有留下东西,因为他入住的时候,身上就没带什么随身物品入住,所以走的时候也是这样。”
“不过,他走的时候没退房,押金也还扣在这里,反正我们就当他退房,不要押金处理。”
“走的还挺急。”听闻保安的说辞,赵国志眉头微微一蹙。
想跟顾晨几人进一步沟通,但却不好在这说。
于是在确认了所有监控影像后,赵国志还是让大家打道回府,先会芙蓉分局再做商议。
……
……
晚上7点。
芙蓉分局食堂。
大家利用聂师傅厨房里厨具,热了一些饺子吃。
大家围坐在一起,简单的享用起来。
赵国志对何西洲“念念不忘”,也是问何俊超道:“对了小何,那辆离开的车辆查到没有?”
“还……还没有,据查那是一辆套牌车,车辆颜色也不对,调查起来需要些时间。”
没有完成工作,何俊超说话也显得小心翼翼。
赵国志幽幽的叹口气,道:“继续查。”
话音落,则继续吃着碗里的饺子。
王警官瞥了何俊超一眼,也是小声提醒道:“何西洲对赵局而言,非常重要,你要找到何西洲,那就是大功一件。”
“这还用你说?我难道不知道?”何俊超也是小声回道。
感觉调查何西洲,确实有些难度。
赵国志抬头一瞧,问道:“你们两个嘀嘀咕咕在说什么?”
“哦哦,在说案子的事情。”王警官随口应付。
何俊超也赶紧回道:“其实那辆车,我起先一直利用道路监控追踪,但是后来在光明路也火炬路交叉路口,就直接失去了目标。”
“毕竟你们也知道,现在全市到处在修路,很多地方的监控都成了盲区,我也很无奈啊。”
“也就是说,车辆是在光明路与火炬路交汇处失踪的,那具体走那条路?”吃着饺子的顾晨问。
“我估计是光明路。”何俊超抬头,也是道出自己的看法:“因为火炬路在其他路段,监控不多,但还是有的,但是却并没有出现那辆车,我估计是往光明路那边走的。”
“光明路?”赵国志放下筷子,也是低沉沉思,嘴里也在喃喃自语:“光明路一直走,那就是出江南市的地界了,是前往兄弟城市的一条县级小路。”
“这个何西洲家里就在江南市,但根据调查,他并没有住回家里,也没有跟家人接触,那他会去哪?”
瞥了眼顾晨,百思不得其解的赵国志又道:“顾晨。”
“在。”顾晨抬头看着他。
“说说你的看法。”赵国志说。
顾晨默默点头,也是不由分说道:“那我就随便说说,因为这个何西洲,身上背负着两条人命,而且还有袭警行为,可以说,抓到他,他这辈子就算完了。”
“而且这个何西洲,能在环境那么复杂的东南亚闯出名头,说明这家伙非常狡诈,防范心理也特别严重。”
“所以,如果是这样,我认为,他即便返回江南市,想看看家人,也不会冒险接触。”
“他或许会安排家人,接到国外去见面。”
“对。”赵国志非常赞同的道:“顾晨,你这点倒是说的很明白,我们之前的确调查过何西洲的家人,这些年的具体动态,发现他们这几年,有过几次出国的经历。”
“而且目的地,都是东南亚一些国家,名义上是旅游,可谁知道是不是在跟何西洲见面。”
顾晨默默点头,又道:“所以说,何西洲可能与家人在国外见过面,但是在国内,他害怕被监控,或许不敢那么明目张胆。”
“从他利用假身份,入住总统套房就能看出,这家伙宁愿住着5000一天的总统套房,也不愿住回家里。”
“最后离开也是神神秘秘,或许他这次回来,只是想给家人和孩子买几套房,补偿一下这些年对家人的亏欠。”
“但是如果说,他在江南市没有其他联络人,或者是非常亲密的朋友,我不信,或许他这辆车,就是朋友帮他准备的。”
“对。”卢薇薇打上一记响指,也是赞同的说道:“以何西洲目前‘蝎子’的身份,他也算是大哥了。”
“做大哥的,总有些小弟替他办事,弄辆车还不简单?可关键他匆匆离开,会不会是因为有某件事情而耽误了?”
“有可能。”顾晨默默点头,随后瞥了眼赵国志:“赵局,我建议从光明路开始展开搜查,包括沿途的所有村落,旅店,饭店,这些都不要放过,或许总有些人见过他。”
“可以。”赵国志微微点头,随后掏出自己的手机,开始跟秦刚通电话。
两人也是在电话中沟通了很久,赵国志这才挂断电话,瞥了眼围在四周的新老同志,这才又道:
“赶紧吃,吃完我要抽调些人,跟我一起去找何西洲的下落。”
“是!”
众人闻言,齐齐点头。
在留下少量警员留守芙蓉分局值班后,赵国志调集十几人,分四辆车,开始沿着光明路方向一路寻找何西洲下落。
这条县级公路,作为一条通往兄弟城市的小路,平时来往车辆比较多。
但是春节假期,路上的车辆却很少。
在调查之前,赵国志让何俊超打印了几百张彩色照片,准备沿途一路问询。
……
……
晚上9点半。
就当大家赶到河东镇时,冲锋车也正好需要加油。
王警官将车辆开进附近一家加油站,而其他人则下车之后,开始对河东镇上的一些超市店面寻找过去。
按照经验,如果何西洲开车离开,那么中途或许会去超市店面购买香烟。
只要有相关老板认出何西洲,那么寻找何西洲,似乎也变得简单起来。
“老板,这个人有没有见过。”顾晨拿着何西洲的彩色A4纸照片,亮在一名超市老板的面前。
这已经是顾晨寻找的第三家店面。
老板是个白发老大爷,见来者是警察,立马戴上自己的老花镜,拿起顾晨手里的彩色照片端详起来。
片刻之后,老板淡笑着回复:“这人我认识啊,他应该就住在这里呀。”
“住在这里?”闻言老大爷说辞,卢薇薇黛眉微蹙,赶紧追问:“大爷,您可再仔细看看,是不是他?”
感觉老大爷会不会有看花眼的时候,卢薇薇还是保持谨慎态度。
可这一问,老大爷似乎有些不高兴,直接皱起眉头反驳道:“怎么会看错?他这段时间,经常来我这买烟,我还跟他聊过天,怎么就会看错呢?”
将彩色A4纸照片交换给顾晨,老大爷也是一脸肯定道:“这人就住在对面的旅店里,我反正经常看见他从那边出来。”
“旅店?”听闻超市老大爷说辞,顾晨和卢薇薇齐齐看向左侧方向。
在一个上坡路段,一个“旅店”的LED招牌还闪烁着灯光。
或许是年久失修的缘故,此时的旅店,直接变成了“方店”。
得到确切情报后,顾晨赶紧带着卢薇薇,一起跑回到赵国志身边。
“怎么样?”赵国志跟袁莎莎,刚刚检查完其中一家超市。
见顾晨和卢薇薇匆匆赶来,于是赶紧追问。
“找到了。”卢薇薇语带欣喜,也是赶紧汇报说:“那边的超市老大爷说,何西洲就住在镇子上,就那家旅店。”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卢薇薇尽量压低语调。
赵国志眉头一蹙,顿时大喜,赶紧又问:“你们能确定吗?”
“八九不离十吧。”顾晨也道。
按照超市老大爷说辞,似乎问题不大。
此时此刻,赵国志一挥手,其他新老同志也都纷纷赶来。
十几名警察顿时戴好装备,不少警员将快克枪拔出,准备抓捕逃犯何西洲。
现场简单部署之后,大家一起将这栋旅店建筑包围起来。
前台的中年妇女还没反应过来,顾晨就带着众人冲进大厅,并对中年妇女做出禁声的手语。
随后,卢薇薇将何西洲的彩色照片亮出,轻声问道:“这人是不是住在你店里?”
“嗯嗯。”此时的老板娘有些受惊。
一瞧来了这么多警察,还都带着各种奇奇怪怪的装备,顿时紧张兮兮。
“那他人呢?”赵国志又问。
“还……还在房间。”老板娘不敢大声,只能压低语调回复说。
“把房间号告诉我,快。”顾晨继续催促。
老板娘哽咽了一下,这才说道:“住……住3楼,302房间。”
“钥匙。”顾晨勾勾手。
老板娘立马递了过去。
“走。”
取来钥匙的顾晨,和随后赶来的王警官,立马拔出国产快克枪,带着一帮警员轻声摸了上去。
来到楼上大家才发现,这栋建筑极为老旧,墙面虽然粉刷一新,但却还是老旧结构。
从房屋结构来看,有点像是学校宿舍改建而来。
而且每个房间的大门之上,还保留着一个老式的排气窗。
而所有大门,都是采用老旧门锁,一把铜钥匙便能打开。
来到302房间门口,大家分别来到两侧,聆听屋内动静。
此时此刻,屋内漆黑一片。
由于何西洲是个杀人犯,手里有着几条人命。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而且曾经打伤过警察。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家也都知道,这家伙的确不好对付。
因此所有人在准备抓捕行动时,都保持着谨慎的态度。
感觉这何西洲应该是瓮中之鳖。
可就在此时,顾晨却嗅到屋内似乎有种熟悉的味道。
“咔!”王警官掏出钥匙,扭动门锁,却发现门锁是由内部反锁,用钥匙根本很难开启。
可就在王警官准备用第二套方案,准备强行撞门抓捕时,却被顾晨一把拦住。
“怎么了?”王警官停止动作,也是一脸疑惑。
“血腥味,很浓的血腥味。”顾晨提醒着说。
王警官眉头一挑,赶紧根据顾晨的提示,靠在门边嗅了嗅。
“好像是有点。”作为一名老同志,王警官脸色突变,似乎也闻到这种熟悉的气味。
好端端的,怎么会有如此浓烈的血腥味,似乎周围的空气中道出弥漫着一股怪味。
大家相互看看彼此,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
两名新警,顿时心里咯噔一下,感觉现场气氛过于古怪。
顾晨对着大家做出一个禁声的手语,随后用战术手语,跟王警官沟通起来。
王警官做出一个OK的手势,随后将快克枪收回,半蹲在门口,顾晨则踩上王警官的膝盖,跨坐在王警官肩膀。
在卢薇薇的扶持下,王警官深呼吸,缓缓将顾晨抬起。
而顾晨也终于通过门上的排气窗,看到了屋内的所有景象。
此时此刻,顾晨眉头一蹙,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你看到了什么?”抬起顾晨的王警官轻声问道。
感觉顾晨的表情不对劲。
顾晨没说话,而是拍拍王警官肩膀,示意将自己放下。
王警官也没多想,直接蹲下身,将顾晨放下。
可顾晨刚一落地,直接拨开王警官,右脚尖抓地,向后一蹬。
再助力的加持下,顾晨右腿迅捷如风,一脚踹在门锁上。
“砰!”
随着一声巨响,老式木门被直接踹开。
顿时,六七道手电光束照射进去。
王警官带着一名警员,首先冲进了房间。
可一开灯,所有人顿时愣在当场,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和刚才顾晨的反应一样,大家呆若木鸡,很难想象面前的场景。
一名男子满身是血的躺在床上,颈部插着一把刀,而地上全是面具。
“什……什么情况?”看到如此诡异的场景,王警官主动后退一步,生怕踩坏地上的面具。
而顾晨则是缓缓蹲下身体,发现面前所有面具的嘴上,似乎都沾着一点鲜血。
顾晨断掏出手套脚套和头套,现场完成装备穿戴,这才小心翼翼的跨过面具,来到床边男子身前。
“怎么样?”此时此刻,站在门口处的赵国志,早已是心急如焚。
似乎这种突发情况,也让自己始料未及。
顾晨在反复确认了男子的样貌之后,这才回头报告说:“赵局,这名男子已经没了生命迹象,而且根据我的确认,他就是我们要找的杀人逃犯何西洲。”
“是何西洲?真的是他?可他……”
赵国志在欣喜至于,但脸上的笑容却忽然消失。
“他死了?”赵国志一脸疑惑道。
感觉现场气氛过于诡异。
地上各种面具散落一地,再加上床上躺着死去的何西洲,似乎一些都过于诡异。
顾晨摇摇脑袋,也是不由分说道:“这里每个面具的嘴上,似乎都有一点血迹。”
摸了摸死者何西洲的尸体,顾晨短暂停顿了几秒后,又道:“而且从死者何西洲的身体状况来看,他的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半个小时。”
“不超过半个小时?”王警官眉头一蹙,也是赶紧说道:“那是他杀还是自杀?”
“应该不是自杀。”顾晨看着那把刀刃,也是不由分说道:“如果是自杀,那何西洲不可能在自杀之后,还将双手埋进被褥中。”
“可是,门是反锁的。”看着被撞开的门锁,卢薇薇再次确认着说。
……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