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啊,对了。”走在前头领路的瓜生突然出声朝身后的绪方说道,“真岛君,在到留屋之前,有一件事情很有必要提前提醒一下你。”
“嗯?”绪方问,“什么事。”
“前阵子,我们四郎兵卫会所新招了个老师。”
瓜生的脸上缓缓浮现出淡淡的嫌弃之色。
“这个新老师叫泷川平一郎,是个蛮讨人厌的家伙,说实话我特别希望他能够离开留屋。”
“哦?”绪方挑了下眉,“他教书教得很烂吗?”
“不。”
瓜生摇了摇头。
“论学养,他算是很优秀的那一种人。”
“泷川他是旗本——泷川家的长子。”
“虽然泷川家的年俸只有3000石,在旗本们之中也不算是最顶级的家族,但他也勉强算是名门望族之后。”
“他师从江户鼎鼎有名的大汉学家——相生春水,据说他在汉学上的天赋与造诣极高,常常受相生春水的表扬。”
“与此同时,他还在江户的安芸剑馆学习无外流剑术,去年刚拿到无外流免许皆传的证书。”
“算是一个文武双全的人,也算是会教人,到留屋来教书后,不少游女都跟我说他讲得还可以。”
听完瓜生对这泷川的介绍后,绪方暗自咋舌。
不仅是旗本出身,还有着剑术免许皆传的证书,同时又师从鼎鼎有名的学者,在这个时代最主流的学科上有着不小的造诣——根据瓜生对这泷川的描述,这泷川就是江户时代标准的高富帅。
在等级制度森严的江户时代,武士阶级也分三六九等。
旗本,亦称旗本武士,乃直属于幕府的最高统治者——征夷大将军的武士。
是幕府的直臣,拥有直接面见幕府将军的权力。
算是江户时代中,除了幕府将军、大名之外,最高等的武士。
而旗本们之中,也仍旧分成三六九等。
部分旗本的生活算不上宽绰,年俸连500石都不到。
但也有部分旗本的生活富得流油,年俸以千计。
瓜生刚刚所提到的泷川所出生的这个拥有3000石年俸的泷川家,在旗本中大概属于中间地位。
既不算是旗本中的顶级豪门,也不算是旗本中的末流。
想到这,绪方突然回忆起来——岛田胜六郎他似乎就是江户的旗本家庭出身。
绪方记得岛田说过他所出身的家族,有着9000石的年俸。
这种等级的俸禄,都已可以养支小规模的私人武装了。
旗本武士们的年俸都不会超过万石,所以岛田所出身的家族应该算是旗本中最顶级的那一类了。
只不过绪方对江户并不是那么地了解,对于江户的这些豪门之间的实力排位更是一窍不通。
所以绪方也不清楚岛田他所出身的岛田家,在江户中到底属于什么地位。
“听你这描述,这泷川似乎还算是一个合格的老师,有实力,同时也会教书。”绪方道,“他是性格不好,惹得你讨厌了吗?”
“没错。”瓜生点了点头,“泷川他的性格……我非常看不习惯。”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泷川他的性格。”
“我有一个疑问啊。”绪方此时发问道,“既然那个泷川是出身自拥有3000石年俸的旗本家族,那他应该不会缺钱吧?那他为什么要来留屋这里教书啊?”
优美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ptt-第368章 許久沒聽過的“漢語”【爆更!8800字!】熱推
“这就是我为什么讨厌泷川这个人的原因之一啊。”瓜生嘴角一翘,露出一抹冷笑,“那家伙来留屋的目的,根本就不单纯。”
“他完全就是为了某个人而来的。”
“某个人?谁啊?”绪方疑惑道。
“还能是谁。”瓜生再次发出一声嗤笑,“当然是为了风铃太夫了。”
“风铃太夫?”
“我刚才也有跟你说吧?风铃太夫她是非常好学的,每天都会来留屋那里读书练字。”
“那个泷川大概是从不知何处得知风铃太夫每天都会去留屋的事,为了接近风铃太夫才接受留屋的招聘,到留屋这里当讲师。”
“他想追求花魁吗?志气不小嘛。”绪方忍不住发出小小的感慨。
花魁就像是这个时代的超级巨星,只有那些非富即贵的人才有机会接触花魁。
风铃太夫平常所见过、所认识的达官贵人肯定不计其数。
泷川这旗本家庭——而且还是不算多么顶级的旗本家庭出身的人,可能还真入不了风铃太夫的法眼。
绪方的话音刚落,瓜生便立即应道:
“在我眼里,泷川只是不知好歹而已。风铃太夫似乎也并不怎么喜欢泷川,但这泷川还是一个劲地上前巴结风铃太夫。”
说到这,瓜生再次发出几声嗤笑。
清了清嗓子,然后朝前方望了几眼后,瓜生伸出手指朝前一指。
“好了,闲聊就到此为止吧。真岛君,你看前面,前面那屋子就是留屋。”
绪方朝前方看去——前方坐落着一间从外表看来普普通通的民房,房间大门的两旁各挂着一个灯笼,灯笼上都写有“留屋”这2个苍劲有力的汉字。
将腰间的大释天解下并用右手提着后,绪方跟随瓜生穿过没有留屋的大门。
瓜生领着绪方在土间处脱下鞋、穿过一条短短的走廊后,在一扇大大的纸拉门前停下了脚步。
还没进房,绪方便听到这座房间内传来叽叽喳喳的女人说话的声音。
听着这声音,瓜生微笑着嘟囔道:
“看来我们来得正是时候啊,她们现在应该已经上完课,正在休息了。”
“如果她们正在上课的话,我们是不能进去蹭茶水喝的,会打扰到她们上课。”
瓜生听到房间内的那叽叽喳喳的说笑声露出淡淡的笑意。
而绪方在听到房间内的声音后,却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因为除了这叽叽喳喳的女孩说笑声之外,绪方还听到了一些……对他来说相当熟悉的声音。
瓜生将身前的木门缓缓拉开。
在门被拉开后,首先映入绪方眼帘的,是一座还算宽敞的房间。
房间整齐地摆着30来张矮矮的黑色桌案。
所有的桌案上都摆着笔墨纸砚。
这座房间内最显眼的景色,自然还是那30余名正在这间房内上课的游女们。
现在应该是刚上完课的休息时间。
有些游女仍端坐在桌案的后面看书或是练着字。
有些游女则聚在一起叽叽喳喳地闲聊着。
有的游女则垂着首,脑袋一点一点的,似乎是正打着盹。
不过近一半的游女则是围在这座房内唯一的一名青年身边。
这名青年端坐在这座房内的最北端,其身前摆着一张类似于讲桌一般的桌案,他的这张桌案比游女们放置笔墨纸砚的桌案都要宽敞一些。
这青年的年纪据目测应该和绪方差不多,应在20岁上下。
剃着一个干净、整齐的月代头。
在这个时代,能留月代头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浪人基本是不留月代头,因为他们往往四处流浪、有上顿没下顿,基本没有那个闲工夫去打理自己的头发。
所以能留月代头的武士,基本代表着他不是浪人,还是一个有闲暇功夫剃头的人。
青年身上的衣服也和他的头发一样干净、整齐。
容貌英俊,眉眼间带着股书卷之气。
从外表上看,这名青年无可挑剔,属于那种应该会有很多女孩仰慕他的类型。
即使不用他人介绍,绪方也知道这名青年应该就是瓜生和他所说的那个泷川平一郎了。
此时此刻,泷川正捧着一本线装书,线装书的封皮上写着大大的“论语”这2个汉字。
泷川就这么捧着这本《论语》在那读着。
“子曰:‘管仲之器小哉!’或曰:‘管仲俭乎?’曰:‘管氏有三归,官事不摄,焉得俭?’……”
泷川跪坐在那张“讲台”的后面念着《论语》。
而十余名游女则围坐在旁边,朝泷川投去敬佩、诧异等各色目光。
能读《论语》不算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受过教育的武家子弟,基本都能无障碍地阅读四书五经。
绪方以前练剑的榊原剑馆中,有不少师兄弟的家境都像曾经的绪方那样因身份低微的缘故,家境不算富裕,但他们基本也都能阅读四书五经。
他们上不起广濑藩所设立的专门为武家子弟服务的学府,但寺庙所开办的寺子屋,他们还是上得起的。
在绪方穿越到江户时代之前,“原绪方”也是在广濑藩某座寺庙所开办的寺子屋里面完成了基本的教育。
如果泷川是用日语念诵《论语》的话,那的确没啥稀奇的,也不可能会吸引来这么多游女聚在他身旁听他念书。
泷川之所以能吸引来这么多游女围在他身旁听他念书,完全是因为——他现在是正用汉语念诵着《论语》内的篇章。
在江户幕府灭亡,日本开始明治维新、全面西化之前,以四书五经为首的汉学一直占据着日本学术界最主流的地位。
你若是能在汉学上有很深的造诣,你将会被人高看一眼。
因此——你如果能讲一口很流利的汉语,那同样也是一件很值得夸耀的事情。
绪方刚才在门外所听到的那很熟悉的声音,便是泷川所讲的汉语。
来到江户时代近1年半的时间,听到了许久没有听到的汉语,让绪方忍不住升起亲切之感。
泷川所讲的汉语还算是流利。
但口音就不敢恭维了。
日语里面没有汉语里面的r音。
因此日本人讲汉语时,总是r、l不分。
最典型的例子——日本人讲汉语时,总是会把“日本”念成“立本”。
泷川念汉语时的口音,就是这相当典型的“日本人口音”。
因此绪方对于泷川所讲的这汉语,能给出的唯一的评价,就是“还算流利”。
至于口音什么的……绪方就不敢恭维了。
不过泷川的这口还算流利的汉语,用来糊弄一些完全不懂汉语的人,倒也是完全足够了。
在绪方和瓜生拉开房门后,立即吸引来了房内所有人的目光。
泷川的读书声也戛然而止。
抬眸看了一眼拉门之人是何许人也后,泷川立即放下手中的《论语》,面带淡淡的笑意,朝瓜生道:
“瓜生小姐,早上好。”
“嗯。”瓜生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早上好。”
泷川似乎也无意和瓜生来个多么亲切的打招呼,简单地寒暄了一句后,泷川便没有再理会瓜生,瓜生也没有再理会泷川。
“瓜生小姐。”这时,坐在离瓜生和绪方的位置最近的一名游女出声问道,“这位武士大人是?”
“这是今日刚加入我们四郎兵卫会所的真岛吾郎君。”
瓜生稍稍侧过身,露出站在她身后的绪方。
在瓜生帮绪方做着介绍时,绪方朝房间内的众人鞠躬行礼问好着。
“我现在正带真岛君熟悉吉原的布局,走到留屋附近,感到有些口渴,所以到这里来喝些茶水而已。”
对于瓜生到这里蹭茶喝的行为,房间内的众人似乎都已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
听到瓜生的这句话,某名似乎和瓜生关系不错的游女还掩嘴笑着,并用亲昵的语气跟瓜生说道:
“小秀,你既然那么喜欢我们留屋的茶水,为什么不自己买一点回去自己泡着喝呢?”
“因为买茶要花钱,而到这里喝茶不用钱啊。”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这般应答之后,瓜生领着绪方来到房内的一角。
在这房间的角落处摆着一张小小的桌案,案上摆着一个大大的茶壶与为数不少的茶杯。
瓜生毫不客气地拿起这个大茶壶,然后拎出2个干净的杯子,给这2个杯子倒上满满的一杯。
在倒茶的时候,瓜生朝绪方介绍着:
“这房间的茶水是专门供在这里上课的游女口渴时饮用的,可以随便喝。”
这茶水的温度正合适,不算太凉也不算太烫。
捧着茶杯,喝了一小口后,绪方尝出这茶水是花茶。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68章 許久沒聽過的“漢語”【爆更!8800字!】讀書
相比起花茶,绪方更喜欢一些偏苦的浓茶。
不过对于这茶水的花香味,绪方倒是挺喜欢的。
在瓜生和绪方溜到角落处去喝茶后,房间内的众人便重新各干各事。
泷川继续向身前的这十余名游女演示着“汉语版论语”。
游女们也读书练字的继续读书练字。
想旁听泷川的“汉语版论语”的继续旁听。
绪方一边小口地喝着手中的茶水,一边打量着房内的众游女。
视线在房间内转了几圈后,绪方压低音量,用只有他和瓜生才能听清的音量小声朝瓜生说道:
“瓜生小姐,到留屋这里来学习的游女,比我想象中的要少上许多呢……还有游女在其他房间学习吗?”
吉原号称有三千游女——这三千游女应该是夸大其词了,但1000游女应该还是有的。
在留屋内学习的游女数量比绪方想象中的要少上许多,这让绪方不由得感到有几分诧异。
“有些游女是到下午的时候才来留屋学习的。”
瓜生用同样只有她和绪方才能听清的音量低声回答着。
“不过到留屋这里来学习的游女,的确并不多。”
“毕竟并不是所有的游女都有那个意愿与余力来这里学习读书写字的。”
“很多游女在晚上工作完后,白天就没有余力再干其他的事情了。”
“还有很多游女对于读书写字一点兴趣也没有,不想把太多的时间浪费在这里。”
就在瓜生刚向绪方讲解完到留屋求学的人数之所以这么少的原因之时,二人的身侧突然传来一道好听的女声:
“武士大人,又见面了。小瓜生,可以帮我也倒杯茶吗?”
绪方和瓜生双双循声转过头去。
说话之人是一名很漂亮的女性。
她没有把头发梳成发髻,任由一头乌发随意地披散着。
虽然没有梳好发髻,但她却化着淡妆。
清楚俊秀的眉毛,柔美的睫毛线条,前端圆润、可爱的鼻梁,饱满的嘴唇。
伴随着偶然吹进房内的微风而飘动的乌发与黑白分明的眼眸让人感到炫目耀眼。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绪方和瓜生现在的表情各有不同。
瓜生是一副看到老友的安心模样。
而绪方则一脸疑惑。
这女子刚才所说的这句话,后半句是跟瓜生说的,则前半句则很明显是跟绪方说的。
绪方认真打量了几遍这女子的脸——他觉得有些眼熟,但记不得自己是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女子。
“那个……”绪方疑惑道,“请问你是?”
“这么快就忘记我了吗?”女子露出一抹淡淡的苦笑,“你昨天晚上还来看我了,你忘了吗?”
——昨天晚上……?
记忆与思绪一下连通了起来。
绪方刚想起眼前的这名女子是谁后,一旁的瓜生便用无奈的语气朝绪方说道:
“这位就是你昨天晚上刚在‘花魁道中’见过的风铃太夫啊。风铃太夫她换了个妆和发型,你就认不得了吗?”
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绪方不得不承认——在风铃太夫换了发型和妆容后,他还真认不得了……
昨夜所见的风铃太夫,化着白涂妆,梳着整齐的丸髻,穿着像铠甲一般的衣服。
而现在的风铃太夫随意地披散着长发,只化着淡妆。
在绪方眼中——这两者的差别实在是太大,让他一时之间竟辨认不出来。
都市小说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愛下-第368章 許久沒聽過的“漢語”【爆更!8800字!】讀書
“昨天在走去扬屋的时候,我有看到你哦。”风铃太夫微笑道,“没想到你竟然会来四郎兵卫会所工作呢。”
在绪方的印象中,昨夜风铃太夫在从他身前路过时,因为绪方那时的身旁有“狂热粉”在大吼大叫,引来了风铃太夫的注意。
绪方也因此被风铃太夫瞥到了一眼——也就一眼而已。
绪方记得自己也就只被风铃太夫看了一眼而已。
“太夫,你的记忆真好啊……”绪方用错愕的语气感慨道。
绪方没想到风铃太夫竟然能够记住只看了一眼的他。
“我的记忆力可是很好的哦。”
瓜生给风铃太夫递来的茶杯盛上满满的一杯茶后,瓜生朝仍坐在讲台后面,向游女们展示着“汉语版论语”的泷川努了努嘴。
“太夫,泷川在干什么啊?为什么无端端在那讲汉语啊?”
“没什么特殊的原因。”风铃太夫一边用优雅的动作喝着茶水,一边微笑道,“在讲完第一堂课,开始休息的时候,泷川和几名游女闲聊时,不知怎么的,泷川不知是有意的还是无心的,突然提及他会汉语一事。”
“那几名游女感觉很好奇,然后就让泷川念汉语给她们听。”
“那个泷川竟然还会汉语啊。”瓜生嘟囔道。
“他毕竟师从大汉学家相生春水嘛。”
“太夫。”瓜生露出狡黠的笑,“你不去一起听听泷川讲汉语吗?”
“小瓜生。”风铃太夫露出无奈的笑,“我以前似乎也跟你说过吧?我对高傲过头的泷川可是敬谢不敏的……嗯?真岛大人,怎么了吗?是我嘴唇上沾着什么奇怪的东西了吗?”
风铃太夫一边说着,一边抬手轻轻地掩住了自己的嘴。。
因为她刚才突然发现,绪方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盯着她的嘴唇看。
“你的嘴唇并没有沾着什么东西。”绪方正色道,“我只是对你所使用的唇脂感到有些好奇而已。”
唇脂——也就是古代的口红。
风铃太夫抹在嘴唇上的唇脂并不是一道普通的红色。
抹上唇脂、变得红润的下嘴唇上,有着一抹淡淡的闪光色,看上去非常地漂亮。
“喔,这个呀。”风铃太夫微笑道,“我所用的这唇脂,名为‘笹色红’哦。”
“‘笹色红’……”绪方轻声嘟囔了一遍风铃太夫刚才所说的这唇脂名。
“真岛大人,你对唇脂感兴趣吗?”
“不,没什么兴趣,也没有什么研究。”
不论是之前的现代地球,还是现在的江户时代,绪方都对女性的化妆品没有半点研究与关注。
“我只是……刚才在看到太夫你的唇脂时,突然觉得让某个对我来说有着重大意义的女孩也擦上和你同样的唇脂后,说不定会很好看而已。”
“哦?”风铃太夫投向绪方的目光中,浮现出浓郁的感兴趣之色,“原来是这样啊,我所用的这个‘笹色红’可是挺贵的哦,那么小一盒就要1两金。”
说罢,风铃太夫将右手拇指和食指一合,圈出一个小小的圆。
“1两?”绪方忍不住因错愕而猛地挑了下眉。
“当然——那是因为我所用的这‘笹色红’是顶级的上品才那么贵啦。普通的‘笹色红’虽然也很贵,但并没有我所用的这款的价格那么夸张。”
“真岛大人你如果想要买‘笹色红’送人的话,我可以推荐一家店哦,那家店所卖的唇脂可以说是整座江户最棒的。”
“不过普通的‘笹色红’的价格虽然要便宜一些,但品质自然也不会有我所使用的这款那么好便是了。”
——果然不论是在什么样的时代,化妆品都是奢侈品啊……1两金只能买这么一小盒唇脂……整个吉原恐怕只有风铃太夫一人用得起这种唇脂了……
就在绪方仍暗自感慨着“不论在哪个时代,化妆品都是奢侈品”的这个定律时,房间的木门突然被重新拉开。
木门刚被拉开,一道苍老的声音便自门口处响起:
“嗯?瓜生,你又来留屋这里蹭茶水了啊?”
这名突然拉开房门、并用很熟络的口吻跟瓜生说话的人,是一名看上去非常有威严的老人家。
这名老人家刚在众人的眼前现身,瓜生立即发出小小的惊呼,然后连忙朝这名老人家鞠躬行礼:
優秀都市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起點-第368章 許久沒聽過的“漢語”【爆更!8800字!】推薦
“四郎兵卫大人,您怎么来了?”
“只是出来走走、散散心而已,刚才路过留屋的时候,就顺便进留屋这里来看看。嗯?瓜生,你旁边的那武士是谁?”
“四郎兵卫大人,您不知道他吗?他是今天清早刚通过川次郎大人和庆卫门他们的考核,加入到我们四郎兵卫会所的真岛吾郎啊。”
“哦哦!原来如此,怪不得我没见过他,我今天清早的时候到吉原外面办事去了,没在会所里。呵呵,不错,看来庆卫门他们招来了一个看上去挺靠谱的武士啊。”
“原来你们2个还没见过啊……”瓜生嘟囔了一声后,侧过身朝绪方介绍道,“真岛君,这就是我们四郎兵卫会所的现任头取——六代目四郎兵卫。”
瓜生的话音刚落,绪方便立即一边向四郎兵卫鞠躬,一边高声道:
“四郎兵卫大人,在下出云浪人,真岛吾郎。”
在向四郎兵卫问好的同时,绪方默默打量着四郎兵卫的样貌。
四郎兵卫……他的样子看上去就很像一个官。
偏瘦的身体内仿佛暗藏着力量,看上去不怒自威。
“四郎兵卫大人。好久不见。”
刚才一直在向游女们展示“汉语版论语”的泷川此时放下他刚才一直捧在手上的《论语》,快步走到四郎兵卫的身前。
向四郎兵卫行礼的同时也礼貌地问好着。
“泷川君,好久不见。”四郎兵卫微笑着还礼,“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到留屋教学了。”
“到留屋这里来教书,我感觉很开心。”泷川笑着,不过他只有嘴唇在笑,眼睛里面却没有什么笑意,“在教授大家知识的同时,还能顺便温习这些汉籍。”
“四郎兵卫大人,你来得正好,我正好有件事要找你商量。”
“哦?什么事?”四郎兵卫问。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想将全副身心放在对之后的‘御前试合’的准备上,所以之后的一段时间我想请假,不来留屋教书了。”
“哦哦!”四郎兵卫面露了然之色,“对哦,我想起来了,泷川君你有参加‘御前试合’对吧?”
“我明白了。那你之后就好好为‘御前试合’做准备吧,直到‘御前试合’结束之前,都不用到我们会所来做报到了。”
“感激不尽。”泷川鞠了一个深深的躬。
“老师。”就在这时,一名游女突然面带疑惑之色地发问道,“‘御前试合’是什么啊?”
对于这名游女并不知道“御前试合”是什么之事,绪方倒并不感到奇怪。
毕竟就连很多江户的平民老百姓对“御前试合”也不太清楚是怎么一回事。
“嗯……”泷川沉吟了一会后,说道,“‘御前试合’简单来说,就是……”
泷川向那名游女简单地介绍了下‘御前试合’是何物。
泷川的介绍刚说完,四郎兵卫便用半开玩笑的语气朝龙床说道:
“泷川君,好好准备吧,争取在‘御前试合’的文试和武试上都取得一个好名次。”
“四郎兵卫大人!”泷川露出自信的微笑,“武试我不敢保证我自己能拿头名,但‘御前试合’的文试头名——我志在必得!”
“我要在‘御前试合’的文试上一举摘得头名,引起老中大人的注意与欣赏!争取在日后成为老中大人的幕僚!”
“幕僚?”四郎兵卫猛地挑了下眉。
一直在旁听的绪方此时也露出淡淡的好奇之色。
“诸位。”泷川微微侧过身,用目光扫视了周围一圈后,缓缓道,“我相信你们应该或多或少也听说过吧——松平定信大人在上任为新老中后,一直在积极推行着幕政改革,以期振兴国力!”
对于泷川的这句话,有的游女点了点头,有的游女则一脸茫然。
新老中松平定信这些年在推行幕政改革——这件事绪方也还是知道的。
将双手环抱在胸前,把脊背倚靠在身后的墙壁上后,绪方继续默默地听着泷川的诉说。
“在下已经收到了确切的消息——为了完成幕政的改革,老中大人正广招人才!”
泷川的口才还算不错,他的这番慷慨激昂的演说,也成功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泷川似乎很享受这种被许多人瞩目的感觉,脸上浮现出浓郁的兴奋之色后,用更加激昂的语调说道:
“今我德川幕府二百年基业,仁德广被,虽偶有天灾,终未能动摇幕府之分毫。将军大人与老中大人现在正励精图治,宵衣旰食,现在正是我等仁人志士们用命之时!”
“我与我的同窗们已下定决心——誓要在‘御前试合’中大展身手,向将军大人、老中大人展示我等之才华!”
静静地听完泷川的这演说后,绪方在心中暗道着:
——看来参加这“御前试合”的人中,也有一些是冲着功名利禄来的啊……
不得不说——泷川刚才的这番演说颇有感染力。
在场的不少游女都用崇敬、兴奋的目光看着现在正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的泷川
当然也有一些游女一脸平淡。比如——风铃太夫。
风铃太夫在露出一抹让人捉摸不透其中具体情绪的微笑后,说道:
“泷川君,你打算去做老中大人的幕僚啊?”
见风铃太夫主动来跟他说话,泷川的眼瞳中立即浮现出微不可察的狂喜之色。
“没错!”泷川用坚定的语气说道,“老中大人极具魄力!此次招收幕僚,不看出身!只看才能!所以我要在‘御前试合’上大展身手!得到老中大人的欣赏,之后再……”
泷川的话还没有说完,风铃太夫便用新的疑问将其打断:
“泷川君,你有没有那个能力在‘御前试合’上大展身手——这个姑且不论。”
“假如你日后真的成为了老中大人的幕僚,你有办法辅佐老中大人振兴这个国家的国力吗?”
“恕我直言——我觉得你还太年轻了,可能没有那个能力担起‘老中的幕僚’这个重任哦。”
“与其把目标定得这么高,倒不如脚踏实地,先从普通的官吏开始做起。”
风铃太夫用直接的语调劝说泷川脚踏实地、不要好高骛远。
但对于风铃太夫的这委婉的劝说,泷川却一副不以为然的模样。
“哈哈哈!”仍旧摆着一副自信微笑的泷川在大笑了几声后,“风铃太夫,请您不用为我担心!”
“我乃泷川家长子、汉学大家相生春水之徒!在耳濡目染之下,我对如何治国颇有几分心得!”
说罢,泷川一挥手,用更加激昂的语调说道:
“他日我若成了老中大人的幕僚,我便会向老中大人建议大力振兴朱熹‘朱子学’!”
从泷川的口中听到“朱子学”这个词汇后,绪方忍不住微微皱起眉头。
日本的朱子学——朱熹的那套理学学说在传到日本后,被日本的统治者因地制宜所改造出来的适合日本人的学说。
*******
*******
这是“笹色红”口红的样子→→
在江户时代,不是谁都用得起口红,也不是谁都用得起“笹色红”的。
个人认为这“笹色红”非常地好看。
关于“寺子屋”的故事,大家可以看我在上一章最后的“作家的话”里面所写的“日本历史小课堂”。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