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对,老严他,带了位先生过来。”
“……能让我……见见那位……先生吗……”
那老太太的声音虚弱着,似乎费劲着力气说着。
似乎是沉默了下,又再停顿了下,才再响起那老人的声音,
“……好……我先扶你起来点,再去跟他们讲……小心点……那我先出去了……”
又再停顿了下,紧跟着,再响起老人的脚步声。
那虚掩着的卧室门再被老人拉开,老人再走了出来,带上了门,将门小心着虚掩了上。
“……老俞,是艾大姐有事儿吗,没什么吧?”
老农跟着站起了身,出声问道。
“……没什么。”
老人重新走回了桌旁,摇了摇头,再转过身,看向了廉歌,
“……先生,我老伴想见见你,同先生你说几句话,不知道能不能……”
佝着的身子再低了些,老人站在廉歌身前,有些哀求着,出声说道,
“……求先生帮帮忙吧,给艾大姐看看……”
旁边,老农也跟着转过了身,帮着哀求着。
廉歌站起了身,看了眼身前站着,哀求着的老人,再转过视线,看了眼那虚掩着房门的卧室。
再转回目光,廉歌朝着老人点了点头。
“……谢谢,谢谢先生。”
老人见状,感激着,一遍遍说着,赶紧再转过了身,在前侧领着路,朝着那卧室屋里再走去,
廉歌再挪开了脚,同老人往那卧室走着,
身侧,老农也赶紧跟了上来。
……
走至那卧室门前,老人轻轻着,推开了卧室门,没让卧室门后碰到墙壁上发出声音,先走了进去,再往旁边让开了些身。
再挪开了脚,廉歌走进了这卧室里。
卧室里,不怎么大,摆设有些简单。
地上,只是粗抹着水泥的地面,
一张显得有些高的老旧木床,床头紧靠着卧室门正对着的那侧墙壁,
床两侧,一侧是糊了些报纸,勉强遮挡着些因为老旧,留下些缝隙的窗户,窗户前,窗帘也拉着。
另一侧,摆着个漆色已经褪去,面上显得有些坑洼斑驳的柜子。
整个屋里,都收拾得还算干净,却弥漫着股腐烂的恶臭。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这卧室屋里的床上,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显得有些高的老旧木床上,铺着厚厚的几层被褥,被子,床头边,挂着个铃铛,铃铛下连着根线,线的另一头在床头被子下。
一个显得有些虚弱的老太太,就身上盖着床被子,费力着勉强靠在床头,
见到几人进来了,费力着,将头在抬起来了些,勉强露出些笑容。
“……艾大姐,我是老严,我过来看你了……”
廉歌走进屋里过后,身后,老农也跟着走了进来,望了望床上老太太的模样,顿了顿动作,紧跟着再往床边走了些,招呼了声。
“……谢谢……谢谢……”
老太太靠在床头,勉强点了点头,脸上笑着,费力着朝着老农应了声。
旁边,先进屋的老人走到了老太太床头,伸手小心着搀扶着老太太。
旁侧,廉歌转过视线,再看了眼那床头在老人搀扶下,勉强靠坐着的老太太,
老太太眼睛半睁着,眼底显得有些浑浊,脸上,嘴边,皮肤已经开始有些腐烂,混杂着些烂肉,脓水。脖子上也带着些腐烂的烂肉,和些已经扩散的淤乌,
搭在被子上的只手上,手背上,显得血肉模糊,似乎被擦拭过,烂肉中依旧混杂些脓水。
对着招呼的老农应了声,老太太又再转过头,抬起些头,对着搀扶着她的老人露出些笑容,再费力着,缓缓转过头,看向了廉歌。
“…小先生……”
老太太看着廉歌,停顿了下目光,再费力着,发出些声音,说了声。
“老太太是想跟我说些什么?”
廉歌看着这老太太,点了点头,走到了这床边。
老太太费力着,又再转过头,抬着头,望向搀扶着她的老人,
“……我能……我能跟这位小先生,单独说……几句话吗?”
“……好,好……那我们先出去,你有什么事情,就要铃铛啊……”
老太太费力着,发出着些声音,抬着头,对着老人说着,
老人闻声,赶紧点着头应着,又将老太太搀扶着再坐稳了些,收回了手,又再床边站了站,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又什么都没说,
转过身,朝着屋外面走了出去,旁边,老农也跟着,走了出去。
……
“老太太是有什么事情想同我单独说?”
等老人和老农走出了卧室屋里,再虚掩上了门,廉歌转过了视线,看向了床头靠着的老太太,语气平静着出声说了句,
“……想有些事情……问先生……又怕其他人在……先生不好……说……”
有些费力着,老太太出声说着,
廉歌听着,也没多说什么。
“……先生,我想问……我是……已经死了吗……”
老太太再停顿了下,费力着抬了抬自己的手,望了望,再看向了廉歌,出声问道。
看着这费力着,半睁着有些浑浊眼睛的老太太,廉歌停顿了下,还是点了点头。
“对。”
老太太闻声,先是顿了下动作,紧跟着脸上又再勉强露出些笑容,
“……我想着,也是……”
“……先生,你能算命吗……”
老太太又再抬起头,望向廉歌,费力着睁着眼睛,出声问着,
“老太太想问些什么?”
看着这老太太,廉歌停顿了下目光,再出声应了句。
“我想问……想问问……问问以后……问问……”
老太太费力着抬起头,望着屋外,出声再说着。
廉歌闻声,看着这老太太,停顿了下目光,再转过视线,看了眼虚掩着的房门外,
“在天可做比翼鸟,在地可成连理枝,坟前彩蝶双双飞,不用奈何等三年。”
转回目光,看着老太太,廉歌出声说了句。
“这应该就是老太太你想知道的。”
听着廉歌的话,老太太缓缓低下头,有些沉默下来,
许久,老太太脸上又再露出些笑容,再抬起了头,
“……也好。”
“……谢谢……谢谢……先生……”
老太太朝着廉歌,再出声说道,
廉歌摇了摇头,没再多说什么。
老太太低下头,费力着,伸着手,再拉住床边铃铛连着的线,拉了拉,
“……铃铃……铃铃……”
铃铛声响起,屋外,等着的老人再推开了虚掩的堂屋门,
重新再走进了卧室里。
“……问完了吗?”
走到床头边,伸手再搀扶住老太太,老人低着声,问了句。
“问完了。”
老太太收回了拉着那铃铛的那只手,颤巍巍着,费力着,将手搭在了老人的手上,
脸上露出些笑容,有些浑浊的眼底似乎也带着笑,看着老人,点了点头,出声应道。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